X苗之王,X的是国人那颗脆弱的心

2018/07/22

昨天晚上看了《X苗之王》的这篇文章,心中久久不能平复。

X苗之王讲述的是这三位的发家之史,高俊芳、韩刚君与杜伟民,杜伟民和韩刚君之前分别是江西省卫生防疫站和河南开封龙亭区卫生防疫站的普通员工,短短几年犹如神主,不断通过资本运作迅速成为疫苗行业的资本大咖。并且屡屡创下奇迹,竞标低价收购多起国有的疫苗企业,多年之后转手上市套现100多倍。

生物制药行业的朋友说:

活了这么久,竟然见到价格更高、针次更多的产品,把价格更低、针次更少的行业老大给压下去。

如果说他们只是通过商业模式赚钱了而已那也无可厚非,关键是这帮人是通过疫苗造假来发家的,疫苗是什么?疫苗是保障我们不受特殊疾病威胁的一种防御机制,是老百姓安全的底线,关键是这些人已经赚了很多的钱,还非要使用这种手段来致富。

下面为《X苗之王》文中提到几件事:

1、长生生物的实控人和前股东手里,还有国内最大的乙肝疫苗企业、最大的流感疫苗企业、第二大水痘疫苗企业、第二和第四大狂犬病疫苗企业。

2、韩刚君和杜伟民控制的江苏延申,2009年3月就曾经被查出狂犬疫苗造假,18万份疫苗全部已经注入病人体中,最后罚金300万,总经理和5名员工判刑。好笑的是,半年后江苏延申重新营业,获得防疫部门160万份甲流订单。

3、几位前股东控制的江苏延申,在09年就被查出狂犬疫苗造假,食药监局发现疫苗抗原含量低于国家标准,达不到药效。但被查时,已经有18万份疫苗被注射进病人体内。“北大医学部的专家将注射失效的疫苗总结为两个字——杀人。”

诡异的是,半年后,江苏延申又获得了防疫部门160万人份甲流订单。

4、某位前股东移民后又回国,买下了老国企康泰生物的大部分股份,控制了这家中国最大的乙肝疫苗生产商。现在这是一家上市公司,300601康泰生物。据北京高级法院的一则审判书显示,这位前股东在2010年到2014年,贿赂了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议中心副主任尹红章47万元,为康泰子公司的药品申报铺路。

2013年12月,在十天时间里,共有8名新生儿在接种康泰的乙肝疫苗后死亡。

5、长生生物在去年的11月,已经被检测出疫苗质量问题,当时仅罚款300多万,没收库存186支,但有25万儿童已经受害。

6、长生生物的狂犬疫苗,比行业老大的贵90元,还要多打一针,但是销量却稳步上升,从财报数据中可以看到原因:2017年公司的销售费用为5.83亿,一共25个销售,人均花掉2000多万,是行业老大的47倍。

原文已经被删除,在公号内回复:“X苗之王”或许还能看

对于我们普通老百姓来讲,既然你已经赚了那么多钱,完全可以通过正常的经营来获取财富,为什么非要铤而走险残害生命来获取超额利润,资本市场有一句话可能可以解释这一切。

“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会保证到处被使用;

有20%的利润,资本就能活跃起来;

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

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

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

我猜他们的收益早已经超过了300%…

食品和医药是百姓的生命保障系统,一旦出现问题将给老百姓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这种打击是深入人心的那种。第一,会给采用这些食物和药品的对象带来生命危险,不知道打了假疫苗之后没有起到防御作用而导致死亡的患者有多少,第二,对国民安全信任打击是致命的,人人都在自危,就连疫苗都可以造假哪还有什么是可以信任的!

令人讽刺的是,药监局在上个月发的一条微博,称“进口疫苗毫无必要”。

我听到了“啪啪啪”的打脸声。

君不见当年三聚氰胺事件对国民造成的恐慌,国外的奶粉都被中国人给买断了,甚至出现了禁止旅游购买大量的奶粉,因为奶粉购买的太多都不够当地人使用了。三聚氰胺事件之后对奶制品行业也产生了毁灭性的打击,基本上当时所有的奶制品企业业绩超大幅度下滑,大量相关企业倒闭。甚至到现在三聚氰胺事件对中国奶制品行业的影响仍然存在。

但是,又来一个神奇的但是,当年管三鹿的人,2018年还在管疫苗!!!

孙咸泽,是在三聚氰胺事件中受处分,并没有免职。2012年升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2014年6月开始直到2018年2月,一直兼任药品安全总监。

以下为孙咸泽的履历:

1975年6月至1978年3月,在江苏省新沂县唐店公社插队知青。
1978年3月至1982年1月,南京药学院药学系学习,获理学学士学位。
1982年至1991年,在成都制药一厂工作,先后担任技术员、车间主任、技术科科长、厂长助理。
1991年至2000年,在四川省医药管理局工作,历任主任科员、副处长、处长;(期间,1994年10月至1996年10月挂职任四川省纳溪县副县长。)
2000年05月,任四川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党组成员。
2003年06月,调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历任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食品安全监管司司长、药品安全监管司司长。
2009年,时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的孙咸泽因三鹿奶粉事件受到行政记过处分。
2011年06月,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信息中心主任(正局级)、党委书记。
2012年08月,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党组成员。 [2]
2013年04月,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党组成员。
2014年06月,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党组成员、药品安全总监。
2015年07月,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药品安全总监。 [3]
2016年02月,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药品安全总监、信息中心主任(兼)。 [4]
2017年04月至2018年2月,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药品安全总监。 [5-6]
2018.03 第十三届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

我极力的提倡,对于食品药品相关的犯罪都应该狠狠的判罚,对于政府官员要追究刑事责任并永不录用,对于犯罪的企业和个人永久退出行业,对于造成多人生命去世的直接枪毙,只要严惩才能真正的改变中国这种现象,而不只是一味的删帖。

虽然我的提倡并不起作用,但是我还是要发声。马丁·尼莫拉曾经说过一段话: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最重要的一点,当初我国没有能力生产乙肝疫苗,美国默克公司以人道主义的方式将技术送给了中国人民。

1989年,在默克公司总裁罗伊·瓦杰洛斯的主导下,乙肝疫苗生产技术被以极低的价格送给中国人民。他说,预防医学是最好的医学,对付传染性疾病的最好方法是预防它。

不知道现在 罗伊·瓦杰洛斯 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想。我很关注,这件事的后续处理结果…,会持续分享进展。

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手都在颤抖,想爆一句粗口:真TMde…


扫描关注:纯洁的微笑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纯洁的微笑-ityouknow

Show Disqu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