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租过的房子

2017/04/21

在北京有流传着这几句话:没有遇到黑中介的北漂都不算是真正的北漂,没有经历过黑中介的北漂不足以谈人生。其实根据这两句话就可以基本了解北京的租房生活是何等的艰辛,但北京租房只是全国大租房的一个缩影,中国有着全世界最多的人口,而北京有着全中国最大的的流动人口,大量年轻人来到大城市寻找梦想,租住着价格高昂却狭小昏暗的房间,而这几十平米的空间,却是大多数北漂奋斗十几年都买不下来的,所以在北京这些租房群体也有了专有的名词:蜗居、 蚁族、鼠族、胶囊公寓等等。

身边朋友租房的遭遇也各种各样。有住到一半的时候,房东突然一个电话说儿子要结婚给一周的时间腾空房间;有住进去几个月房东随意涨价10%,不接受就走人,押金也就别想要了,随便找个理由就给扣下了。还有各种黑中介,我有一个朋友和中介打官司,每次法官传唤,中介都不去,最后也是不了了之;有的合同已经签了,出了问题,签合同的销售早离职了,公司不认说是销售人员自己签的合同没和公司报备。总之就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使不到的手段,简直都可以召集北漂们写一个租房防坑手册了。

回顾这十几年我自己的租房经历,可以说在我人生每个不确定的时候,就是我变换租房的时候。它代表了我的人生轨迹,见证了我从小县城到省市再到北京的成长。

一、小县城

在我们那里,县城周边的孩子初中时候就需要去县里面读书了,距离县城近的可以骑自行车,但大部分人都是选择在县城里面租个20个平方米左右的房子住,一个月40元左右,当然了那是2003年,我也才13岁。一般这20平米的空间里面需要摆放两张小床,两套灶具以及两个人的其他生活用品。那时候做饭用的是蜂窝煤炉子,那时候每月40块钱的房租在小县城也不算便宜,所以有两张小床就可以找个人来合租,当然了有个人合租对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来说也能减少些孤单。

初中住在城东,和我一个远房表哥住在一起。刚开始不会做饭,只会熬稀饭,熬一锅吃三天,或者是下干面条,下一大锅干面条,放点辣椒,泼上一勺油,就成了美味的油泼面,当时就会做这两样东西,吃了一段时间我的表哥和父母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我爸每天中午就过来指导我做饭,慢慢的家常便饭就没啥问题了。

当时我们住在房东的四楼,四楼就只有两家住户有一个小阳台,站在阳台上面可以看到东街最繁华的十字路口卖着各种小吃,那时候房东11点就锁了大门,我们经常因为贪玩回不去,就想办法用卡片撬开锁头或者从二楼翻过去。记得我有一次从对面家属楼的楼道外面直接翻到了四楼,现在想想都后怕,四楼摔下去不废也残呀,人生的很多第一次都在这个阶段。

我初中正是叛逆期,那时候刚好脱离了父母的管制,特别地嚣张自在,那些“坏孩子”才干的事情像打牌、抽烟、旷课、打架我都是那个时候学会的。初中的叛逆导致我学习也不是特别好,考上了城西的一个高中,我们简称西中,学校不好,我就被变成了里面的好学生。

刚刚用百度街景地图看了一下当初的房子,那时外边小三层现在已经变成了十几层的洋楼,变化真大。

高中住在城西,房东是一个二层的小洋楼,房东住在一楼我们住在二楼,楼上其实没有几间房子,所以大家都很熟悉,闲的时候在一起聊聊天,洗洗衣服。高中的三年我换了两个室友,第一个来的时候还不认识就这样搭伙住在一起了,那个家伙特别爱看小说,这个爱好和我相当的一致,我俩就进入了各种武侠世界,甚至办了当时书店借书的金卡,每天借书两毛钱,但这个家伙看书有点走火入魔,天天看小说,最后都不去上学了,就在宿舍专门看小说,最后被他爸从老家敢过来打了一顿带回家了。

我独自住了一段时间,就迎来了我的发小来合租,我的初中同学也住到了隔壁,从此三人各种熟悉,一起做饭、一起出去转悠,听各种流行歌曲,在每天晚上10点的时候,我和飞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收音机里面播放着中国之声,我俩一人点上一支烟,要么躺着静静的听广播,要么一起畅谈人生和理想,想着将来如何如何,将来在那个时候好像很远。。。

有一个有趣的巧合,我初中和高中租房都是分别三年没有换过地方,两个房东的女儿都和我是同级也都认识,学习也都比较好。当然那时候也曾经幻想过和房东的女儿发生点什么,但在那个年代一个好学生和一个坏学生是不可能有交集的,所以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 :)

高中我就住在这个沟里面

二、大西安

西安,是我搬家最为疯狂的地方,西安也是传说中蚁族的聚集地,很多大片的城中村是西安租房人的缩影,西安著名的城中村有沙井村、八里村、西辛庄、杨家村、边家村等等,其中鱼化寨被称为小香港,里面的繁华程度不可想象,各种小吃应有尽有,甚至有些旅游的都要过来参观一下,我在鱼化寨呆了两年,记忆很深刻。西安的城中村大都是私人自己盖或者加盖的,大概都是15-40平方米左右的楼房小间,好一点的都会有卫生间和简易的厨房,但是因为盖的特别密,在楼层不靠窗的情况下,大都光线很差。记得沙井村还拍过一个电影叫做“沙井村之恋”,也是城中村生活的代表,想了解西安城中村生活的可以看看。这些城中村现在要么已经被拆迁要么处在拆迁中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沙井村

第一间房子-双水磨-一个月

在西安租住的第一个房子,那时候大四还没毕业,各种奔波之后选择来西安培训学习编程,自然面临着租房的问题,我选择的是高新区的一家培训机构,当然也就在距离培训上课不远的丈八北路这一带来选择租房。茶张村、双水磨、南窑头一路看过去,最终在双水磨选择了一家,租住的房子就在我朋友的楼上,我记得当时一个月是160还是180块钱,就10平米左右吧,里面除了一张床一个桌子外啥都没有了,好在有朋友做伴,这对于刚来西安的我也有个说话的人。但没想到,我刚搬来了两周朋友就去了青海,他把各种东西往我这一寄存就撤了。更么想到的是两周后我也搬走了。

第二间房子-青龙寺-两个月

因为发生了一些意外,我最终没有去高新区的那家培训机构,而是选择了另一家培训机构,在西安交大出版社的楼上上课,双水磨的房子距离上课的地方太远,于是就退掉了双水磨的房子,打算在交大附近找一个房子,最终根据培训机构的同学的建议在青龙寺一带租房子。找的时候比较着急,顺着巷子走了很远,最后选择了一家,180元一个月,也是很小的一个房间,房东还是个基督教徒,经常有一堆教友在楼下聚会。这房子的缺点:晚上11点关门,不给大门钥匙,光线一般。

第三间房子-青龙寺-三个月

在培训机构里面迅速交到几个好朋友,于是我又决定搬到他们的那栋楼上,190元一个月,这房子背后就是青龙寺公园,光线很好。但缺点也很明显,因为选择的四楼是楼顶并且是夏天,每天晚上就像烤红薯一样热醒好几次,早上睡起来之后床上就是一个人字,现在想想那个夏天简直天天晚上就是蒸桑拿。。。房东是个老太太人还不错,我在这里住了将近四个月直到找到了工作。

而此时也是大四后半学期了,学校需要体检、写论文、毕业答辩等等,反正能不回去的我都没回校,都是我的室友们,这些原本需要我做的事情都几乎让他们包办了:体检时这个室友帮忙测身高,那个帮忙测视力,另一个帮忙测体重,就这样蒙混过关了,也真是都难为他们的了。我记得只有毕业答辩的这一次我回去了,就连毕业证、学位证都是让小刚帮忙给我领的。

第四间房子-丁家桥-两个月

此时我已经毕业了,找的第一份工作是软件开发,在西安搞软件的几乎都在高新区,当然我的第一个东家也不例外就在科技二路西安软件园内,所以我也就很自然的就在科技二路附近找房子,很快就找到了位于科技二路西段的丁家桥村子里的一间二楼的房间,一个月230块钱,这房子临近小巷子,光线还凑合,妈妈也给我做了一套新的被褥,从老家扛了过来。我本来计划一直住下去的,但是随后出现了两件事情迫使我不得不又搬家。第一件事情是在我刚住了一个月的时候,政府就入住了动员拆迁,到处贴标语,高音喇叭,一队一队的穿着笔挺制服的保安每天来来往往,房东也通知了我再住二十天后腾房子。第二个事情是我一起培训的两个朋友在工作了两个月后公司有机会就选择去了北京发展,他们房子的家居齐全、环境也还不错,他们建议我住过去,我犹豫了几天最后就搬了过去。

第五间房子-胡家庄-六个月

胡家庄这边的房子比较大,家具也齐全,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这里住了很多从培训班出来的童鞋,平时下班了后大家可以打打台球、聊聊天,特别方便。那段时间也挺爽的,我天天串来串去的,有一堆朋友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吃饭,周末白天去软件园一起打篮球、晚上打台球,刚好我那段时间对打台球也特别迷恋,我们几个好朋友几乎一周去好几次。最后我搬离这里的原因一方面是我那个去北京发展的朋友老婆怀孕了他们要回西安,另一方面这里的小巷子天天有人在盖房,过来过去非常危险,而且房东也开始在上面加盖房子了,我总担心这房子会不会地基没打好,在盖的过程中塌了。所以在我这个朋友回来之前,我把房子给人家腾出来了。

胡家庄的房租是每月300块,可我那时工资也才2千,虽然住的不错但其实也是心疼了很久的。:)

胡家庄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第六间房子-鱼化寨-六个月

从胡家庄搬走后我就来到了传说中的鱼化寨,人们眼中的小香港,特大超大的城中村,据说里面住了二十多万的人口。每天上下班时,这里都会形成独特的风景,那个景观简直堪称震撼,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一片涌动的人头,就像是火山爆发时的熔岩从村子里流了出来,各种小摩的、小公交车会把路堵得死死的,一般出租车司机是打死也不敢不会进去的。

我租住的房子从外观看是一个又细又长的布局,我住在最里面,光线一般,房子的隔音效果奇差,隔壁半夜稍微有个响声我这边就听的到,偶尔半夜会有楼上女生的各种声音。有一次楼上洗衣服,洗完衣服后直接把水倒在了地上,好家伙立刻我的屋顶一片雨,那时候还买了一个小型的电视机,就害怕把电视给我淋坏了。

这里的房子我当时租的是一个二房东,要价290块一月,承诺半年内不会给我涨价,他果然讲信用,半年内没有给我涨房租,但半年后立刻涨价,从290涨到340,TMD这简直是敲诈,我岂能从,立刻启动寻找房子,搬家。

鱼化寨就是这么繁华

鱼化寨历史介绍

第七间房子-鱼化寨-十六个月

找了几天终于找到我在西安住的最后一个房间,这房子在顶层,光线非常好,房间也比较大,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一个月365,很神奇的价格吧,那时候房东要价380我说350,最后老板娘定板365。这个房子伸出头来就可以看到巷子里面的一切,我在这里住了一年多,也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楼下有个棋牌室,天天有人打牌,有一次半夜睡觉的时候被吵醒,把一个小伙子直接打趴下来不动了;还记得有一次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上网回来的太晚了,被一个混混尾随,又是威胁又是利诱,最后那个女孩实在受不了了,在巷子里面大喊大叫,惊醒了房东,房东才帮忙吓走了小混混,听说还报了案,最后不知道是什么结果。

我租住的这家房东的房子被小偷光顾过,所以他特别的谨慎,从进去大门到我的房间要开四道门,先是大门,然后是一楼的楼梯门,每个楼层还有门锁,到最后再开自己的门。即便这样还是被小偷攻陷过一次,偷了好几个笔记本电脑,万幸那次没有撬开我的门。。

这就是365的那个房子。

那时候,我已经换了第二份工作,好兄弟波仔也搬了过来,就住在我隔壁的隔壁,早上一起上班,中午一起吃饭,晚上下班之后我们一起看电视、谈人生,到夏天的时候搞几个西瓜、几个凉菜、一箱9度,一边吃喝一边聊天。那时候的我和波仔就经常开玩笑说我们是24小时距离都不会超过100米的基友,每天如此。记得每次发工资了,我俩就商量,今天发工资了呀,得吃点好的啊,来个肉夹馍吧,平常我们都吃菜夹馍的。

因为我和波仔中间空着一个房子,结果这件空房被一对“神人”租了。有一天波仔像往常一样,下班后在我这边聊天,突然从我隔壁房间传来了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叫床声,这声音吧在城中村租房话应该都会有的,但大都比较含蓄,可是这次这个声音却完全不一样,可以说它响彻整个楼层。当时我俩听到这个声音都愣了,波仔甚至都认为这是不是有人在嫖呢,连走出我房间去他房间的勇气都没有了,过了几天我们终于见到了这声音的制造者,表面上看起来他们也是一对普通的情侣。其实这个事情让我很尴尬,具体说是我和波仔都挺尴尬的,那时我俩都还是单身。偶尔我弟弟会来我这里玩,晚上住这,我就特别害怕那个声音响起,结果还是响了,幸好我弟弟没有问我这是什么声音,我假装睡着了,怎么睡得着?!这对“神人”还养了一条狗经常往我房间跑,幸好他们过了不久就搬走了。

鱼化寨的娱乐设施对我们来讲,堪称完美,各种KTV、台球厅、小饭店、小吃街都有,隔三差五的我们就组织朋友、同事聚会,通宵KTV,这真是一段快乐又丰富的经历。

三、帝都

其实每一次的搬家都像是一场战争,战争完了之后房间也是各种凌乱,一般需要两到三周才能彻底整利索了。我在北京,到目前为止换了三个住处两个地点,前两个都在分钟寺,现在在纪家庙,分钟寺那边也是一个超级大的城中村,当然现在也被拆迁了,我已经搬出来三年了也没有一点建设的感觉,北京这边的房子一般分为两种,民房和小区,分钟寺那边是大量的民房也有公寓,但是北京的民房比西安的城中村设施要好很多,基本都能洗澡也有暖气,在西安的城中村,动天那个冷夏天那个热,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当然了北京这边租房的价格也比西安翻了几倍。

分钟寺拆迁前的片景

分钟寺

网上查了一下分钟寺的人口,是这样介绍的,时间是2012年:丰台区分钟寺城中村,人口众多,地区居住人口高达50万左右,本地常住人口4万人左右,外地居住人口50万左右,居住环境极度的脏乱差。 刚来北京时,Jerry和他的老婆比我早一个月到北京,因为他们住在分钟寺,所以我也就直接投奔他们了。记得那是13年的清明节,刚下完雨,站在分钟寺A口的出站口,我甚至一度怀疑这不是北京,比鱼化寨还要烂,朋友领着我走了进去,特别大,面积是鱼化寨的好多倍,各种小摩的擦着你身子疾驰而过。

和朋友们吃过饭后,我就去找房子了,有一家公寓,一楼有房子,950一个月,一走出公寓有一个大的市场卖各种东西,我花了几百元钱买了些日用品就算是住下了。附近有一个卖早餐的店,里面有一种包子我之前从来没有吃过,叫土豆小包子,特别好吃,我特别喜欢。因为我这个房子在一楼,光线不太好,而Jerry住的地方就比较好,一直帮我留意着看房东有没空房出租。终于在我住了三个月的时候,Jerry房东有空房出租而且就在他们隔壁,我没有犹豫立刻就搬了过去,开始了我混吃混喝的幸福生活。我天天在他们小俩口那边蹭吃,王真的手艺真不是盖的,陕西的饭菜做的有模有样,有一段时间我们还商量着要不要在分钟寺里开个餐馆呢。后来他俩有事离开了分钟寺,我又在那里住了半年多,终于迎来了拆迁,贴大标语、喊喇叭、做动员等这些事情我早已在西安就见惯了。

分钟寺 住的房子

纪家庙

准备离开分钟寺重新找房子的那个阶段是最麻烦的,整整找了一个月,看了很多很多房子,成寿寺里面有一间单位的套房作为备选,其它的地方实在是不太合适,到了最后我说在试几次吧,终于在纪家庙找到了现在的房子,一住就是三年。

这片的小区都是城中村的回迁房,很多房东都有好几套,我们刚来的时候这个小区刚刚交房,很多房东都往外出租,中介还没有占领这里,周边环境也很不成熟,附近都没有几家店,吃饭买菜都是问题;但是这房子的户型很好,标准的一室一厨一卫,没客厅,一月2300,而且房东人很好,这也是我们最终选择这个房子的原因之一。后来果然没看错,房东大姐把新房的所有钥匙都给了我们,并且到现在三年了没涨过价,地地道道的北京善良、大气大姐。因为是新房会有很大的味道,刚搬来的时候,女朋友害怕被甲醛毒死,买了很多花花草草,放满了屋子,这么一个小屋对于我来讲还是挺满足的,所以一直住到了现在。

四、最后

在几年前看过的这篇文章那些年,我在北京租过的房子们,文章里有这么一段话,我特别喜欢:

我一直相信,有一天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庭。这大千世界的一隅,总有一天会有一盏等着我们回家的灯。而年轻的时候所有的颠沛流离都将成为日后心中的慰藉,是青春的圣火,是跃动的生命。它们闪着光,透着亮,提醒着我们曾经那么年轻,曾经那么敢闯,曾经天不怕地不怕,曾经什么都可以接受和忍耐。

所有的年轻,有一天都会长大与成熟,当回忆往事的时候,望着远方,怦然一笑,就是对青春时光里所有的所有,最好的诠释与珍藏。

和这篇文章不同的是,作者已经买了房子,而我现在还在租房。当时看完这篇文章后我就也想写写自己的租房经历,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两年,到在今天才有机会敲下这些文字。

租房有租房的乐趣,可以DIY自己的生活,DIY自己的室友。邻居,自由选择居住的地点,我可以随意的毫无顾忌的更换一个城市,可以说走就走。其实发达国家的租房比例是非常高的,只是中国的文化,特别是丈母娘文化根深蒂固,不可能在短期有所改变,但就我个人来讲,租房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自己也比较幸运,在租房的十几年中几乎没有遇到过特别让我忍受不了的事情。

其实,每一个人的租房生活,就是每一个人的生活轨迹,也是每一个人奋斗的经历。从地下室到民房,从民房到小区合租,从小区合租和独自租房,从小房子换到大房子,到最后买房子结束租房,不知道有没有人完整的走过这个链条,很多人飘来飘去终究是还在租房,比如说我,现在还在独自租房的阶段,可能这个阶段还会持续很多年,每次租住一个地方的时候不管是住多久,我都会把它当做家一样,仔仔细细的打扫干净。其实家在哪里呢,家就在我们心中,心在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家。

特别感谢鸽子,帮我修饰文章


作者:纯洁的微笑
出处:http://www.ityouknow.com/
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扫描关注:纯洁的微笑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纯洁的微笑-ityouknow

Show Disqus Comments

Post Direc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