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疫苗事件看民众的发声之路

2018/07/25

果不其然周天写的《X苗之王,X的是国人那颗脆弱的心》这篇文章被删了,没有活过24小时,超过5千多人分享,最后数据定格在了61043。

大家如果还想看就只能访问我的博客:www.ityouknow.com去阅读了。经过这么一件事也引起了一些思考:为什么会被删X?中国人的发声之路都经历了什么?

这两天这个小孩火了,当然我们都知道是为什么?当我们思考疫苗事件给大家带来这么大的震惊之外,再想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么大的新闻或者说类似的事情,到现在都是由自媒体最新报道的,这不是我们官媒应该起的作用吗?这是一个时代的进步还是退步?

朋友圈一个山东的朋友更是愤慨的写下这段话,引人惊醒:

为什么现在传统主流官方媒体,渐渐变的没有声音,要不就是被各种截图出来的“啪啪啪”打脸的内容。我们再认真想一下,如果我们的官媒要变的有声音需要什么样的条件?第一,需要有很好的素材并且敢于报道;第二,需要有专业报道新闻事件的记者。

对于第一点,中国快速大发展的这些年,有太多值得我们深挖的一些新闻事件,包括这次的疫苗事件。作为媒体有天然的监管作用,遇到这类的事情,一方面是权威详细的对此事进行报道,但这只是开始,需要持续深挖事件背后的真正原因,才会避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出了事情虽然会让人们失望,但更让人们寒心的事情是对事件掩盖和不作为。

曾经看到一篇文章这样写到,绝大数的国人缺乏正确客观看问题的态度,容易受到一些文章的蛊惑,因此舆论监管是国家面对特殊时期的一些手段。说实话,这些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我上次写的文章还有很多人回复:XXX必将灭亡类似的话。我们要看到问题去解决问题,而不是出现问题的时候就希望国家早点完蛋,国家完蛋了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君不见中东国家人民的经历。但我依然坚决反对严格的言论管制,删X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而且越是删越能勾起大家的偷窥欲望,其实间接的助推了事件的传播。

目前我们所有的官媒应该都是受到政府相关机构领导,那么在报道问题的时候就很难具有第三方独立性,地方政府害怕事情闹大影响了自己的政绩,害怕影响了企业的发展从而影响了当地的GDP等等。所以说媒体不能够独立,那么它报道出来的事情就很难有客观性。在此我强烈推荐大家看一部电影《聚焦 Spotlight》,看真正的媒体机构、媒体人应该是什么样的!

再说第二点,我们需要有专业精神的记者,那么我们看下中国现在还存在多少记者。知乎上友一个问题是:2017 年最令你震惊、悚然的数据是什么?有这么一段回答:

据统计,2017年中国在册新闻调查记者仅剩175人。传统媒体中的调查记者保有量仅130人——在六年前,这个数字还是306人)——而我们是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超级大国。

调查记者怎么定义?通常的认识是:以从事调查性报道为主业的记者。英国媒体理论家HugodeBurgh认为调查记者的责任是挖掘真相。王克勤认为,调查记者必须深入一线,主要从事揭黑报道,且揭露对象为公权机关、强势企业,并做出有公益性的独立调查。

这个数据够惊悚的吧,中国将近14亿人口,现在还不知道还有没有剩下175个调查记者!!!那这些记者都跑哪去了呢?是没有人愿意当记者了吗?当然在13年之后新媒体的发展对记者行业有很大的冲击,但这是全部的原因吗?

我们知道深入调查某一事件的新闻报导方式,其经常涉及到犯罪、腐败和其它一些形式的丑闻。在这样的处境中,除正常的生计、责任感、媒体精神外,记者面临着最最重要的是人身安全问题!记者也是人呀,也有家庭和孩子,如果说深度报道了一件新闻事件,结果我被抓了,甚至还被判刑了,那么试问谁会做个?在报道某些集团犯罪等深度问题时,记者所面临的压力是巨大的。所以说如果安全问题解决不了的话,估计是没有人愿意继续做记者了,而且这类问题的发生往往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些被称为社会‌‌“看门狗‌‌”的调查记者们,都去哪儿了呢?

1989年,《郑州晚报》记者殷新生,因揭披郑州市检察院越权事件,被诬陷入狱。
1998年,《山西青年报》记者高勤荣,因揭露山西运城渗灌工程造假,被判刑12年。
2003年,《南方都市报》因报道孙志刚案与非典事件,影响高层仕途,主编程益中被捕。
2005年,《河南商报》记者范友峰,因调查报道聂树斌案,被迫辞职,淡出新闻界。
2008年,《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景剑锋,因报道山西公安包庇黑恶势力,被判刑1年。
2009年,《河北青年报》副总编辑乐倩,遭遇歹徒报复行凶,歹徒边打边喊‌‌“叫你报!‌‌”
2010年,《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因报道凯恩股份交易内幕,被当地公安局网上通缉。
2012年,《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三鹿奶粉首位报道人,发表‌‌“新闻已死‌‌”,离开新闻行业。
2013年,《南岛晚报》记者杨琼文,因曝光海南万宁校长开房案,被迫离职。
2013年,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王克勤,因《北京暴雨失踪者》一文,《经济观察报》调查部被解散,王克勤本人被迫离职。
2016年,《兰州晨报》《兰州晚报》《西部商报》三名驻武威记者,因被当地部门视为发布‌‌“负面报道‌‌”而遭遇逮捕。
……

在上面这些名单里,有一个和本次疫苗相关的记者,他就是中国打黑第一人:王克勤。

2016年3月22日,原《经济日报》深度报导调查记者王克勤,在微博上揭露六年前《中国经济时报》揭露导致一百多山西儿童死亡事件的调查报导《山西疫苗乱象调查》后,遭到山西省、卫生部、新华社三大集团联合攻击打压,而负责签发这个报导的社长总编辑包月阳及副总编辑车海刚起草了强硬的《关于“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报导的声明》。

随后深度调查记者王克勤因山西问题疫苗深度报导失去工作

北京有知情市民也表示,“当年王克勤先生为此做了九个整版的山西毒疫苗深度报导。结果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他先被解决了。中华民族难道是一个受到诅咒的民族?” 让我们记住这个有良知的记者。

也许这就是现在调查记者越来越少的原因之一吧!

我们的官媒既没有能力保持第三方独立性,又缺失优秀的记者深度报道,慢慢的自然就变成了不疼不痒的官方通报,试想如果你看到这样的内容还有兴趣继续读下去吗?

其实遇到类似这样的事情,需要我们的官媒第一时间站出来,跟大家一个权威的详细的说明并保证后续完全透明公正化的报道和跟进,这样避免大家都没有一个权威的信息来源,导致集体性的恐慌。当然我们知道这条路还需要很久,但请至少现在不要一味地删X了。


扫描关注:纯洁的微笑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纯洁的微笑-ityouknow

Show Disqus Comments